当前位置: 首页 > >

*安ABS事件暗战背后

发布时间: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安 ABS 事件暗战背后 作者:欧阳静溪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2014 年第 14 期 沸腾一周多的“*安银行 ABS”事件,最终以 6 月 23 日*安银行 1 号小额消费贷款资产支 持证券(下称“*安 1 号”)正式登陆上交所落幕。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下称“中债登”)、 上交所乃至证监会、银监会皆大欢喜。 跨越了银行间和交易所市场,“*安 1 号”此前好像无视央行唯一认可的转托管方式,由中 债登直连上交所,绕过了银行间市场。 公开的故事版本,是 6 月 16 日*安银行副行长张金顺还沉浸在抢下交易所 ABS(AssetBacked Security,资产支持证券)首单试点的欣喜中,突然接到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的 电话,暂缓发行。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很快,舆论开始热传监管角力。 而在未公开版本里,央行迟迟未回应的原因,是央行某高层领导率队赴台湾考察,6 月 14 日才启程返京。返京两日之后的周一,“*安 1 号”被暂停。 不过,央行随即通过发言人否认“叫停”一说,只是要求有关登记托管工作应按主管部门之 前业已商定的模式进行,以保护投资者利益,而且认为目前债券市场监管以及信贷资产证券化 试点工作的跨部门协调机制运转良好。 这仅仅是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数十年角力战中的一个片段,以往诸多小碎步的前进,便是经 不断“磨合”而成。 互联互通的步伐 事件已毋庸赘述。关键在于,6 月 19 日央行不但因中债登的“不合作”临时取消了下午的相 关座谈会,23 日的结果也让一向占据中国金融系统制高点的央行似乎有点面子上过不去。 据可靠消息说,事件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遂以银行间和交易所两个市场互联互通为方 向,拍板定调。 事实上,早在数年前,互联互通就是诸多“红头文件”的焦点,中债登也曾为此拿出过类似 方案,并引发过央行内部的激烈讨论。 据参与人士回忆,方案优点在于,中债登对接交易所前台,银行机构就无须再在中证登开 户,可直接在交易所结算外汇。“方案几乎都快通过了”,但一次央行行长办公会上抛出了“再 研究研究”的决定。 这一“研究”就过了 5 年。期间各方相安无事,前台相隔后台相通,有过一阵子“特别和谐” 的时光。但问题终究盖不住。 2010 年 10 月,央行、证监会和银监会联合发文,将上市商业银行的交易所债市*台,从 证监会着力打造的固定收益类证券综合电子*台,转为集中竞价交易系统。12 月,深发展、 交行和招行等首批回归交易所债市。但后来,事情并未如证监会和银监会所愿,交易所债市因 监管分割,存量与流动性迄今堪忧。 2011 年,证监会透露出“争取年底前 16 家上市银行全部进入交易所债市”的想法,欲再次 尝试打通两个市场,但低效率的转托管和高差异的两种定价,最终泡汤。 2012 年,一行三会成立公司信用类债券部际协调机制,推动统一准入条件、信息披露标 准、资信评级要求等“五个统一”,但这一机*鼋鍪迪至诵畔⒐蚕怼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2013 年 10 月,中信银行获批银监会首批理财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却引发了银监会和央行 对于理财产品是否定为债券的讨论。央行金融市场司不止一次地向银监会发函质疑。随后,央 行以严格的额度管控限制了交易规模。 同样,2014 年 5 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再提“深化债 券市场互联互通”,但在其他两家监管机构达成统一后,对交易所 ABS 首单试点,央行仍不甘 “失位”。 中国债市多龙治水,早已有之。过去所谓互联互通的每一步,都几乎走在“央妈”的鼓点 上,唯独这次步子迈得大了点。 小贷“没妈” 另一个监管协调的故事,有关 2008 年前后界定小贷公司、村镇银行监管权。 2005 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可探索建立更加贴*农民和农村需要、由自然人或企业发起 的小额信贷组织”。随后,时任央行副行长的吴晓灵牵头启动了“商业性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 作,在陕西、山西、四川、内蒙古、贵州 5 个省区成立了 7 家小额贷款公司。 原本挺成功的试点经验,央行推广时却发现缺乏监管权,于是请示国务院予以支持。然 而,2008 年银监会突然上报了一份关于村镇银行、贷款公司等机构监管条例的待审文件,明 确绕过了央行会签环节。但是,由于村镇银行开立存款准备金账户和国内结算行号等方面必须 途经央行,否则无法取得开户许可证、无法开户提现和同业结算,因而不得不寻求合作。 最终,两家机构共同发布《关于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小额贷款公司有 关政策的通知》,由央行解决开户等问题。 很多知情人士说,那次的气氛不尽友好。 很快,银监会又牵头出台《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表监管决心,但没想到 的是,“孩子要来了却没人管”。 事实上,正是上面纠结谁来管的时候,小贷公司蓬勃发展起来了,2014 年一季度达到 8127 家、贷款余额 8444 亿元的规模。但其身份定义却始终让监管机构纠结不已——上述《指 导意见》规定其为工商类企业而非金融机构,因而多年来小贷公司的准入、监管和风险处置等 职责并未归属两家机构中任何一家,而是落到了地方金融办。 随之而来的,是各地出台的“小贷新规”将融资比例和渠道等竞相扩充,诸多省市尤其长三 角、珠三角地区的小贷公司成为“穿马甲”的民间借贷,在经济增速减缓时期雪上加霜。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终于,2014 年 5 月,银监会会同央行起草了《小额贷款公司管理办法》,给出全国统一 的监管制度规则,让小贷公司不再是“没妈的孩儿”。但有趣的是,该文件中的“孩儿妈”,仍旧 被定为“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专门部门”。 分家与协调 事实上,从 2003 年银监会独立于央行开始,监管协调问题便一直存在。 早在本世纪初,关于成立银监会的报告和建议就不断递送至国务院,构建中国金融监管三 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