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论视觉文化时代下艺术文本结构的审美化生存

发布时间: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论视觉文化时代下艺术文本结构的审美化生 存 作者:李芳 来源:《中国市场》2015 年第 13 期 [摘要]本文从视觉文化时代的艺术转向出发,结合中国画论与西方哲学等文艺理论,以艺 术家朱书贤、常陵的艺术作品为具体切入点,讨论当今艺术文本结构的审美化生存,可以为之 的路径与方式。 [关键词]视觉文化时代;艺术文本叙事结构;审美化生存 [DOI]10.13939/j.cnki.zgsc.2015.13.130 1 从图到图,一眼万年:视觉文化时代的艺术转向 鼓乐喧天的祭神仪式、严阵以待的狩猎场面……在我们向那些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遗存面 壁凝视时,它们凸显出的不仅仅有筚路蓝缕的人类活动轨迹,还有人类记录自然、控制自然的 愿望和能力。“制图和读图是人类走出愚昧,从一般动物中离析出来的最伟大的一步”王海龙.视 觉人类学[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07:4.,图其形绘其影的“叙事”行为已然定化为人类 的生存方式之一。伴随着大浪淘沙般升腾跌宕的自然抉择,人类终于以蹒跚向前的脚步迈入了 这个新世代。拜经济发展与科技发达所赐,当下新技术的不断引入和传媒的日益扩张,营造出 了视觉机制的高位主宰和视觉文化的广泛渗透的氛围。 当持续了四个多世纪的蒙娜丽莎的微笑,在 20 世纪不情愿地被附加上 “L·H·O·O·Q”的标 签;当梦露的迷人肖像以变色龙的方式重复出现,我们仿佛已经嗅到了视觉文化沉浸于叙事格 局之中的整合之味。从图到图,一眼万年,生活世界的视觉化、图像化这一次又垂青于人类, 不同的是,人类此在的界域已经裂变为视觉文化的竞技场——以文字和语言为中心的理性形 态,正逐渐为以图像为中心的感性形态所取代,人们对于文本的主体认知方式继而由精读转向 略读、由凝神关照转向眼球效应,图像在一步步滑向话语的附庸和感官的刺激物。 2 诗意栖居地之上的审美化生存 凡是诗性尚未泯灭的人都不可能真正地沉沦于世界的蝇营狗苟,都不会深陷在日常奔走和 忙碌中而对存在的呼唤听而不闻,都不会一生低头于足下的小利而不仰望天空。章国锋,王逢 振.20 世纪欧美文论名着博览[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259. ——海德格尔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在如此一个图像增殖与侵蚀的视觉文化时代,“视觉文化的规划一直便致力于尝试以种种 *臀粗蜗蠼占涮盥苁浅渎盼幢怀腥系恼*庑┱*永床辉市砦颐鞘导 上“看到”存在于我们的期待之外的东西。”罗岗,顾铮.视觉文化读本[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 出版社,2003:13.在海氏那里,“诗意*芫印本哂幸恢终诒蔚牧α俊 的确,在当今大众经验重构、审美范式转换的情境之下,如何使审美与现实、艺术与生活 达到双向互动和深度沟通;如何使艺术文本叙事结构在日常体验与美学意义、审美愉悦与价值 提升之间,制衡图像沦落所带来的无深度的不可承受之轻,以实现诗意栖居地上的审美化生 存,成为当下艺术的职责与业绩所在。石涛有云“笔墨当随时代”,置身于其中的艺术家们即时 调整文本叙事结构的转向步伐,*视之眼的朱书贤“以*视感的姿态开启感官之门”,深情冷眼 的常陵开始了“一花一世界的诗意撩拨”,他们以超文本的立体方式吸纳慧智,在推动艺术创造 的人性化表达和审美化建构的同时,在学术关照的层面上不断厘定本土文化的精神坐标。 3 艺术文本叙事结构之——关涉与遥望:此岸与彼岸 文艺复兴以来关于艺术的朴素“镜子说”,毫不怀疑词与物的一致性;而进入视觉文化时代 以来,书写与现实的非同一性却是所有语言固有的,没有一套言说世界的言辞能包含世界的 真。当代艺术在实施着镜城突围的行动,它不断抹*了“虚拟真实”与“实存真实”,走向“超真 实”。人们在创造着现实,也在构筑着理想世界,力求走*精神“彼岸”。这种“超真实”/“幻象” 生在此岸,活在彼岸,成长在此岸至彼岸的路程中。在佛教构筑的世界里,此岸与彼岸是现世 与来世、苦海与佛国的两极。而笔者此刻所议的此岸与彼岸,其所指不仅包括此在和彼在,亦 有一种地域上(如本土与海外、东方与西方等)越界与连接的概念。即艺术家们既要以入世的 治学态度,在日常生活中、在创作中关照,又要在此岸遥望彼岸、从彼岸关涉此岸,透过秩序 的网幕,使鸿蒙之理见:李来源、林木的《中国古代画论发展史实》,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 版社,1997 年版,307 页:石涛有“天地氤氲秀结,四时朝暮垂垂,透过鸿蒙之理,堪留百代 之奇”。闪闪发光。 朱书贤借助《黑雾》与《黑色种子· 抽芽》文本叙事中源自自身经验、看似稀松*常的现 实情境,将此案与彼岸的关涉与遥望,演绎为“浪漫”与“现实”之间的悬浮与依托。“每当我察 觉浪漫这东西时,感觉它的存在像是一层透明的薄膜,悬浮于现实事物的表面,使得事物看起 来时而真实,时而虚幻,下一个瞬间,就消失不见。”摘自朱书贤《浪漫——悬浮于现实之上 的一层薄膜》一文。两部作品均为我们设定了“黑色”之夜和“白色”之亮的现场氛围,黑与白的 交接之处便是无穷尽的“灰色”主调。艺术家将创作视为“再现薄雾般的浪漫”,可是这浪漫却没 有依附在抓人眼球的新奇形态中,没有披戴上浓妆重抹的色彩,而是弥漫于充斥在影像中的主 色调灰色之中——主体与客体在这里均被笼罩在纯度不高、亮度不够的灰暗调子里。 回到颜色本体上来看,因似晦涩的灰色之于黑白,就好似浪漫之于现实。它不同于黑白的 极端,而是以朦胧、内敛、神秘的形状,更富于弹性地介于两者之间。“灰色给人以时间、空 间上的距离感更强烈,其远方为遥远的过去”[德]爱娃· 海勒(Eva Heller).色彩的性格[M].吴 彤,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330.。如果说“黑色”之夜和“白色”之亮分别对应于“此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在的遮蔽”和“彼在的敞亮”,那么这种以枝枝蔓蔓的灰色姿态为代表的视觉效果的压抑,无疑 助艺术家一臂之力



友情链接: